薛定谔的义心

虽赋义心之名,却无义行之实。
我仍未知晓泽菲兰是何模样,单凭义心这一称号却能硬生生脑补出一个忠义难两全的悲情角色。
——原来的义心是何许人也?
——他粉碎的是仁义之心?又或者只是挂了羊头,所谓义也仅仅对于贵族而言。
我甚至无法得知他真正的性格,原来的义心早就死在了登场前,他是好人亦或走狗对于剧情中的“我”而言又有何干。
当然这并不妨碍我的脑补,我说他是白的,他在我的世界里便不会成为阴霾。
他是忍让,温顺,身不由己的骑士。是险恶,狡诈,鸣鸣自得的小人。
我“观测”到了前者,对于我而言这就成为了事实。
不过就算是后者,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,毕竟骑士团中我最喜欢的人早就盖章了“臭名昭著”,从设定到剧情都在拼命表现着十恶不赦。
——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骑士团的留白太多太多。在我不知道的地方,他们有无限的可能性。
我甚至期待沙里贝尔与奥尔什方和平地探讨独角兽饲养指南(我是真想站这对)…我想看他们上床…!那是连沙里都无法承受的火热!
——就是这么回事。我很满意现在的空白。虽然我能完全无视剧情,却也不希望放飞的框架太紧。现在这样很好,非常棒。
一切都在猫箱中,一切都在等待我观察。

留言:
发表留言

引用:

| TOP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