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小片段

关于老爷的一点小脑洞,想到谁写到谁,只是些小段子。

萍水相逢之人——

马奉行偶尔会想起某个不知名的骑士,虽然言行有些夸张,但他对马真诚的赞美却也让人欣赏。听说对方来自养殖艾欧泽亚土产坐骑的大户,同为养殖者的话,的确是能够理解对这些孩子的喜爱吧。
“今年……一定要让他见识下真正的……”

西德又一次经过了巨龙首。或许是帝国兵被驱逐干净了的关系,这次并没有感觉到奇怪的炽热视线。就是有点冷。

故友——

艾茵哈特的当家今天也去了钢卫塔西侧。

“…福尔唐家的骑士都这么奇怪吗?”见过巨龙首新来的骑士长后,德里耶蒙抱怨道。

“呜哇政变吗?!”“不是的,我听说啊…私生子…”“…那位大人在啊…”
尽管早在二十年前就决定抛弃过去,但在人们窃窃私语伊修加德的消息时,卡尔瓦兰还是忍不住集中精神倾听。不过他对教皇的私生活并没有兴趣,因此很快就收回了注意力。
——这么说来,那个私生子小鬼现在也已经长大了吧。

Corentiaux is always watching you.

伊修加德的贵族本就看平民出身的他不顺眼,何况如今更是背负了私生子的污名。年轻的骑士长爬到了权力的巅峰,同时也落得孤立无援的境地。他每天处理教皇事务到后半夜,却尽量避免进入教皇厅。
他厌恶那里,他能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红色,从窗口流下,从天花板坠下,从地砖缝中涌出,还有他父亲苍老威严令人作呕的脸,神殿骑士漆黑不详的铠具。
以及手中残有的温度。

盟友——

光之战士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今天也依旧在艾欧泽亚四处奔波着。人们只当他是英雄担当,不为私情所绊。
这到是也没理解错。
因为那作为人类的一部分,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留言:
发表留言

引用:

| TOP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