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城

由教皇厅的黄昏所想到的IF。
没有龙族侵袭的时代终于到来,而王已不在。
王终究只是一介凡人,能庇佑一座城市便以竭尽全力。而王的存在即是争端,因此王选择远游。
世上本无永恒之物,又何谈永久的和平?
——只需停留那一瞬间。
就算和平只在刹那间也好,他确实地降临过。王与信徒将之挽留在永远的孤城。
从此城墙所在即世界尽头,而城内人民再无生老病死之忧。
王从时间中解放了这座城市,将信徒留在城中。
守卫王的馈赠吧。守卫这永不下落的夕阳。
而后将之遗忘。

薛定谔的义心

虽赋义心之名,却无义行之实。
我仍未知晓泽菲兰是何模样,单凭义心这一称号却能硬生生脑补出一个忠义难两全的悲情角色。
——原来的义心是何许人也?
——他粉碎的是仁义之心?又或者只是挂了羊头,所谓义也仅仅对于贵族而言。
我甚至无法得知他真正的性格,原来的义心早就死在了登场前,他是好人亦或走狗对于剧情中的“我”而言又有何干。
当然这并不妨碍我的脑补,我说他是白的,他在我的世界里便不会成为阴霾。
他是忍让,温顺,身不由己的骑士。是险恶,狡诈,鸣鸣自得的小人。
我“观测”到了前者,对于我而言这就成为了事实。
不过就算是后者,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,毕竟骑士团中我最喜欢的人早就盖章了“臭名昭著”,从设定到剧情都在拼命表现着十恶不赦。
——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骑士团的留白太多太多。在我不知道的地方,他们有无限的可能性。
我甚至期待沙里贝尔与奥尔什方和平地探讨独角兽饲养指南(我是真想站这对)…我想看他们上床…!那是连沙里都无法承受的火热!
——就是这么回事。我很满意现在的空白。虽然我能完全无视剧情,却也不希望放飞的框架太紧。现在这样很好,非常棒。
一切都在猫箱中,一切都在等待我观察。

关于泽菲兰

无意中重温了遍去年做的被害妄想,那时候对泽菲兰的态度,恐怕正如歌词所说的“只有你,无法原谅”。
但这个无法原谅,却又区别于厌恶之情。假如我对他无感乃至反感,我压根不会碰他的模型,更遑论练一个泽菲兰的号当小儿子养了。可要说反过来,倒也不见得有多喜欢。虽然我也愿意相信他本质还是个好青年,但实际上在人设出来前后,我对他的感观并没有发生多少变化,只是更有存在感了而已。
大抵便是“这个杂兵的设定很不错啊”的感觉。
当然这些都不足以阻挡我觉得他谦卑的样子可爱。对,就是单纯地觉得他可爱,所以虽然我对他只是路人偏上的好感,却能毫无压力地脑补下限梗。那样的梗又不同于对沙里贝尔,若说我对后者并不忍看他过于吃亏,对泽菲兰却是怎样施虐都不会有内疚感。
但我也希望能看到他能好好活下去的故事。这个没有伤亡的世界线必然存在于某处,只是暂时仍未被人提起。

奥尔什方其人

这些天看到暗骑的剧透,虽然对这段剧情本身并不是很有兴趣,但却顺着脑补了一下奥尔什方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总得来说,老爷是个挺单纯甚至有些天真的人,恩,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。
他对主角的感情还是源于主角对弗朗塞尔的帮助,在主线之前去找他的话,他也会口气比较冷淡地要求冒险者分享技术和知识。
不过1级小号去见他的时候倒反会夸赞冒险者的身体呢。
直到2.55末,他收留主角时依旧是因为“帮助我朋友的肯定是好人”。
虽然他对主角的感情可能并不如我希望的那样深,但至少,他将这个英雄视作需要保护者,而非守护者,他以平等的人类标准在和主角交朋友,踢出一个又一个直球。
而因为奥尔什方就是那样一个正直又纯粹的善人,在最后哪怕那站着的不是主角,我想他也会挺身而出吧。
有种不自知的,自我毁灭的倾向。
虽然表面上看不出,但或许私生子身份终究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,有种很微妙的自卑情愫混在了他那份豁达里,造成了这种自残式付出以谋求自我认可的倾向。
同为私生子的艾默里克到是很了解他,至少比主角更了解,所以在冰神时期就阻止了他。
为什么不为自己考虑一下呢,我的奥尔什方老爷?
在此之前,我几乎从来没去思考过这个问题。因为并没有出现那个毁灭性的结局,他的倾向我理所应当地归结为对朋友的情谊。我感动于他每一次对主角毫无保留地奉献,却没想过这样的后果。
那个时刻终究还是来临了。
我对主角的无为感到愤怒,但现在想想,却也是必然。
只要奥尔什方的那种倾向继续下去,即使这次能顺利渡过,却也是终有那一天。
归根结底还是我(主角)不够了解他,更不够强大,虽然贪恋作为被保护着的那份温暖,但既然是主角那就得做好背负一切的准备。
……虽然这么说着,其实并不这样希望。
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人,守护我所爱的人,仅此而已。

一语成谶

我以为我可以在ff14养老,可以再战一百年。
毕竟这个游戏真的非常棒,细节,人设,音乐,系统,无不深得我心。
可奥尔什方死了。
前些天还在互相开玩笑什么如果老爷死了冒险者会不会暴走。
结果一语成谶。
直到删号我才发现,其实我也只是为了奥尔什方才维持着每天上线而已,看着他的脸就很满足,挖个宝图,幻想着雪景房。
不过那位不在了的话,雪景房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也许哪天老爷就又突然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主角面前,笑着说那天真是差一点啊。
但这暂时和现在的我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| TOP | NEXT >>